loveopt

all宝、all铁(铁人脑残粉)、all许、本命段宝+霜铁

【秦唐】小段子

主秦唐,带点Ki英
ooc
脑洞来自QQ出现的bug,QQ小冰的解释真搞笑。



“分手!”

“分手就分手,以以后别想再让我帮你破案。”

算上在泰国的那一次散伙,这是唐人街神探第二次散伙,也是他们正式在一起后唐仁第一次说分手。说起来这事还真的要怪秦风,怪他那低到让人同情的情商,好好的求婚就这么让他给搞砸了,是个人都会生气。更糟糕的是在搞砸小唐的求婚后秦风还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秦风摊坐在沙发上,用手臂遮住眼睛,唐仁离开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他现在后悔了,他那点点情商终于发挥了作用,想明白了。

他翻出手机给唐仁打电话,唐仁一次也没有接。这条路线行不通,他又转战微信,结果发了几条后就不行了,他被小唐删好友了。QQ就算不是好友也能发消息,他慌忙的打开QQ,不停给小唐发道歉信息。这次秦风失算了,QQ大概也不行,所有信息都有一个表示消息发送失败的小红点,他想,自己大概是被小唐拉黑了。

他急躁地挠了挠头,小唐才在北京定居没多久,喜欢去的地方还没有,认识的人也不多,再高的智商也不可能想到小唐的在哪里,更不可能定位小唐的位置。等一下,定位?这是最后的办法了,他连忙联系Kiko,想请她帮忙跟踪一下小唐现在的位置。

“KiKiko……”

“我现在没空,也没心情,有事也别找我。”

这下真的完了,秦风颓废地蹲在墙角,只能在QQ上不断给小唐发消息,虽然没有一条成功。

而生气摔门而去的小唐现在气也消了,明知道老秦情商就只有那么一点,完全就一个恋爱白痴,自己跟他什么气呢。但想归想,内心还是有些过不去,所以唐仁选择不接电话,微信也删好友,不过因为不经常用QQ,所以他忘记拉黑秦风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唐仁遭受了来自秦风的道歉轰炸,本想拉黑的,但又看见了各种秦风平时说不出口的情话,交往后的心理历程,还有各种丧国辱权的让步、承诺。唐仁决定这次就放过秦风了,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大概是被单身狗宋义诅咒了,不仅是秦风与唐仁今天吵架,Kiko与陈英之间也出现矛盾了,更相似的是Kiko也被陈英拉黑了。她本想通过直接黑掉腾讯,让陈英无法删掉自己也无法拉黑自己,但迫于陈英的警告,她只能把这个想法压下。她怕再惹她家陈警官生气就真的哄不好了。

她现在也只能看着QQ上那一连串小红点发呆,期盼她家陈警官能早点消气。


彩蛋:

“老秦,你说的都系真的?没想到你这么闷骚啊!”唐仁举着手机在秦风面前晃了晃,屏幕上的内容正好就是秦风自己做的各种感情剖析。

“什什么?”

秦风愣愣地看着唐仁,整个人正沉浸在失而复得的欣喜中,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小唐在说什么。

“怎么,这些你还想不承认吗?谁说自己每天都在患得患失的?谁说以后破案都听小唐的……”

“你你你怎么知道?”

“你发给我的,我可都看见啦。”唐仁把手机递给秦风,示意他自己看。

看着唐仁手机上的QQ消息,秦风已经意识到这是腾讯出现bug了。秦风觉得自己脸上温度有点高,那些话小唐全看见了,他觉得自己有点想黑化一下。

再说Kiko知道自己QQ看起来像是被陈警官拉黑都是腾讯的锅时,她实在没忍住悄悄的黑了腾讯一次又一次。

【秦唐】明恋的正确打开方式

Day26
ooc是常态(捂脸)

打开方式一:把所有财产交给对方

秦风打开钱包,拿出一叠钱毫不犹豫地递给唐仁,“给给给你。”

唐仁没有接,而是盯着眼前的钱发愣。老秦这是发什么疯,以前在泰国找他借钱时还一脸不情愿,现在自己又没有找他借钱,竟然会无缘无故给钱,还给得这么心甘情愿,似乎还有一丝欣喜。不不不,肯定是自己看错了。唐仁简直都想去摸一摸秦风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已经烧昏了头那种。

见唐仁不收,秦风像是明白了什么,又掏出了一张银行卡,“这是这次学校比比比赛的奖金和我我的工资卡,我就就只有这么多了。”做完这些,秦风又期待地看着唐仁,脸上还带着一点紧张。

“老秦你给我钱干嘛?我这次可没找你借钱啊。你不会系真的烧坏脑子了吧!”唐仁伸手摸了摸秦风的额头,没感觉到烫,又示意秦风低头,然后踮起脚把自己的额头抵上秦风的,“不烫啊。”

唐仁的动作让秦风脸稍稍有点发热,但又不舍得阻止他,只能手扶着他的腰,尽力配合他。

“你你你拿着就好。”秦风直接硬塞给唐仁,脸上还摆出一副你要是敢还给我,我就生气的表情。

唐仁拿着钱和银行卡茫然的站着,在秦风的眼神加表情的“威胁”下只好收下。

“等等等一下,小唐,能能不能……”

“后悔啦?这可系你硬塞给我的,别想我还给你啦!”

“不不不是,只是你,你能不能给我一点生生活费,我刚刚把全部钱都给给你了。”说完还对唐仁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笑

“……”

老秦今天果然是生病了,智商下降了这么多。

打开方式二:情话要随时随地能说出口

“你你你……”

唐仁一把勾住秦风的肩,迫使他不得不弯腰配合,“你什么你啦?”

“你又骗我!”秦风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更生气一点,好让小唐能减少骗自己的次数,所以强压下与小唐肢体接触的喜悦,挣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我又怎么骗你啦?而且我能算系别人吗?”听到这句话,秦风心里本就只有一丢丢的生气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脸上也渐渐浮现出笑容,不过唐仁的下一句话让他的笑僵在了脸上。“我可系你舅舅啊。”

“你骗了我那么多次。第一次是在泰国,你接我迟到,是因为打麻将,而不是什么办案;第二次说你结婚,骗我去美国破案;第三次是在东京,你说你是去查线索,其实是想去歌舞伎町玩吧?还有第四次……”

“停停停,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啊?而且还不结巴了。好啦,我承认我这次是骗你了,不过我这也是没办法呀,直接给你说你会来吗?”唐仁做出一副自己也是迫不得已的表情,“你说说现在你想怎么办吧,反正都来了,不可能就这样回去吧?”

“会。”

“什么!你真要回去?”唐仁不淡定了。

“我我我……”

“我什么我呀,现在怎么又结巴了。”

“我是说只要你说我就会来。”秦风眼神坚定,语气认真,没有一丝一毫作假。

这次轮到唐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那你不气我骗你了?”

“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但你不是别人。”所以就算你经常骗我,我也不会讨厌你。

打开方式三:该示弱时不逞强

唐仁追上秦风,但只看见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发愣,“老秦,凶手呢?”

“跑,跑了。”

“我刚看见你不系追上凶手了吗?怎么就让他跑了?”

“我我害怕。”秦风说完就一把抱住面前露出惊讶神色的唐仁。

“老秦,你就这么怂啦?”

秦风收紧手臂,把唐仁紧紧抱在怀里,头埋在他脖颈间,闷声回道,“你你不在,所以我我就害怕了。”

“你把我当保镖啊!”唐仁感到有些不自在,刻意曲解意思。

“没没有,是守守护神。”颈间湿热的吐息惹得唐仁战栗了一下,耳朵也也染上一丝绯红。“我相信我的守护神会一直保护我。”

“谁,谁会保护你啊?”唐仁恼羞成怒地推开秦风,大声反驳。

“那那我保护你好了。”

“就你,这么怂,还系我保护你得了。”

“好啊。”附带一个单纯无辜的笑容。

【秦唐】节日(中)

(上)

眼看老人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在视线范围,秦风才反应过来,拉着唐仁快步跟上,后老人几步步入正屋。屋里没有开灯,应该说是根本没有灯,而是在桌上以及四周点着几支红色的蜡烛,难怪刚才在屋外看见的灯光如此微弱。借着烛光,秦风习惯性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屋里的装饰就如这座小镇一样充满着时代的气息,木制的桌椅,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几本线装书籍,旁边的窗台摆放着一盆长势喜人的兰草……这一切装饰组合本应让人感觉雅致古意,但墙上挂着的奇异画像却让这些显得极为怪异,让本应拥有的清幽古意透露着一丝丝阴森邪意。秦风形容不出那是怎样的一幅画像,也可能那并不是一幅画像,因为上边的人物长得太过古怪,看见它的瞬间就让秦风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整个人都被一股寒意笼罩。

秦风强迫自己转移视线,不再去看那幅画像,但他做不到,那幅画像有着一种奇异而邪恶的力量,阻挠着秦风的意志。

“老秦。”唐仁注意到秦风的不对劲,紧了紧交握的手,又把自己手腕上那串檀木佛珠取下戴到秦风手腕上,终于把秦风从那幅画像的力量中解救出来。

“小小唐。”秦风眼中还残留着恐惧与迷惘,他用力抓着唐仁,像是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

唐仁带着秦风远离画像坐下,秦风也镇静下来,继续观察屋里的细节,但他有意识地避开了画像。

这里的一切都十分诡异,景物、建筑,人也怪异。那位老人像是没有发现秦风的异样,他进屋后就坐在主位,静静地看着坐在他身旁绣花的老妇人,没有主动招待客人,似乎也没有去参加节日仪式的想法。老妇人侧面对着秦风,再加上光线昏暗,秦风根本无法看清她的脸,只能看见她佝偻消瘦的侧影。

在昏暗的烛光下绣花,还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视力可能不好的老人,这一切都如此怪异。

秦风有些坐立不安,如果不是唐仁在身旁,他大概想要立刻离开此地。

“我我我能看一下这些书吗?”秦风指了指桌上的书籍,出声询问。

“你随意就好,都是一些旧书,你感兴趣就看吧。”老人看了一眼秦风,语调平静。

“我就不看啦!老秦你自己看会儿书,我去院子里转转。”唐仁说完,不待秦风回答就迅速离开。

整个房间再次陷入一片静寂,只能听见秦风翻书的声音,还有屋外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风声?

秦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他迅速抬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蜡烛,又不动声色地环视房间四周的蜡烛,视线最终落在窗户上。窗户是打开的,门也是大开着的,风能吹进来,但烛火没有变弱,甚至丝毫晃动也没有。带着寒意的恐惧向秦风侵袭而来,手心渐渐渗出冷汗,他下意识地想要去抓唐仁的手,但却抓空——唐仁出去还没有回来。他只好焦躁不安地拨弄手腕上的佛珠。

“走吧,一起去找你舅舅,我们该走了。”老人悄无声息地走到秦风面前,那位老妇人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刺绣,现在也站在秦风身前。

“好,好。”

陷入恐惧中的秦风被声音惊醒,下意识回答对方,也没有精力去思考对方是怎么知道他与小唐的关系。

秦风起身越过两人,率先走出房门,他迫切想要见到唐仁。

秦风一出门就看见了唐仁,他正以一种不雅的姿势蹲在一个小花圃前,秦风走近,发现他正盯着其中一朵花,像是想要摘下那朵花。

“小小唐,你你你干嘛呢?”

“蹲花圃前能干嘛?当然系看花啊!你看这大冬天的,除了菊花、梅花,竟然还有这么艳丽的花,还开得这么好,大红色,多喜庆啊!不知道怎么养的。”唐仁用手电筒照着花,示意秦风看。

“走走了。”

秦风没有回应唐仁的感叹,只是一把扯住他的衣服后领去与那两位老人汇合。只不过他在离开前特意看了看那些鲜红艳丽到怪异的花朵,将它们记在脑海里。

秦风与唐仁跟在两人身后走出大门,屋内的烛光已经完全熄灭,黑暗紧紧跟在身后。

现在天上的月亮十分明亮,在月亮的照耀下,星星的光芒显得十分微弱。街上其他房屋的窗户透出的微弱的光芒,但这些光亮也随着房屋里的主人出门而在慢慢消失,接下来的路或许只能靠月光。

幸运的是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所有房屋的灯光都熄灭后,街道旁还留有灯光。这些灯光来自于街边一盏盏红灯笼,秦风有些惊疑不定,因为他来时并没有发现这些红灯笼,或许是因为天太黑,当时灯笼也没有点灯。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向着一个方向前进,没有人说话。穿过小镇,走进黑暗,没有人用任何照明工具,这让唐仁与秦风也不好使用手电筒。还好这条路大概是经常有人走,没有上山时那条路艰难,再加上前方有人领路,在月光下行走没有太大困难。

在穿过一片树林后,到达了今晚的目的地,一座看起来处处透露着诡异与邪恶气息的庙宇。庙宇周围开满了鲜红艳丽的不知名花朵,像被一片血海包围着。

走进庙宇,在月光下,秦风回头能看见眼前摇曳生姿的血红色花,远处形态怪异的树枝,能看见地上银白色的积雪,众人走过没有在上边留下任何痕迹,一个脚印也没有。唐仁也注意到了,他下意识地想要出去再仔细看一看,确认一下,不过被人拦住了。这些现象让秦风一时没注意撞上了走在前面的老人。

“对对对不起。”秦风扫视了一眼老人的面庞就低下头道歉,他忽然不敢直视老人。他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刚刚碰到老人时的感受,不像一个正常人的身体,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团刚揉好的面团,十分软。而老人的面庞在他看来也变得更加奇怪,那不像一张真正的脸,而是像一张面具。

“安静。”老人没有在意秦风的道歉,反而叮嘱他安静,还用手指了指前方,示意秦风看前方。

唐仁靠近秦风,握住他的手,也示意他看前方。

前方空出的那块地方燃起了篝火,有九个穿着怪异服装的人围着篝火念着不知名的祭祀词。

唐仁忽然踮起脚凑到秦风耳边,“老秦,你仔细看那堆篝火。”

秦风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篝火上。人骨,那些燃烧的木材看上去就像人骨。

“小小唐?”

恐惧再次笼罩秦风,他似乎看见了九个人类的骷髅头,会是那失踪的九个人吗?

“老秦,我们好好参加仪式,完了就立刻回去,什么也别想。”唐仁的声音透着严肃与认真。

“好。”

秦风不得不放弃查这次的失踪案,这个案子已经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也超出了他的想象。

【秦唐】消失

补上Day23
ooc属于我
秦风x唐仁

“老秦,我该走了,不要伤心,开心点啦,你可是世界排名第二的大侦探!”唐仁的身影一点一点的变得透明,声音也越来越小,直至消失。

“小唐!”

秦风惊醒,从床上坐起身,额头上布满虚汗,嘴唇发白,眼神失焦地看着前方。过了好久才回过神。

“小唐!小唐!”回过神的秦风连忙下床,连鞋都没穿就跑出房间,去敲唐仁的卧室门。

没有人回应。

秦风握住门把手轻轻一拧就打开了门,打开灯,床上空无一人。

“小唐今天就回泰国了,我怎么又忘了。”秦风抬手揉了揉额头,小唐上次在日本发生的意外真的给他留下了阴影。

“这这这时间小唐一个已经到泰国了,怎么也不给我回一个电话?不是答应我一到就给我回电话吗?”秦风看了看房间里的挂钟,有些不满的抱怨。“难道还要我打给他?”

脚下传来的凉意打断了秦风的抱怨,也让他意识到唐仁大概是真的不准备给他打电话报平安的。

他无奈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翻出手机,熟练地输入唐仁的电话号码拨打过去。唐仁的电话号码他早就烂熟于心,所以从来不会存在手机里。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you ......”

秦风确认了一遍,号码无误,又再拨了一次。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sorry......”

秦风眉头紧皱,小唐换了电话号码?小唐又遇到意外事故了?!他越想心里越慌乱,慌张地联系Kiko,想让她帮忙查一下小唐在哪里。

“KiKiko...”

“我现在在香港,和你一样是在早上五点过,所以说你现在联系我干嘛?”刚睡下不久就被吵醒的Kiko整个人都处于低气压中。

“我我我联系不到小唐了,你你能帮我定位一下他的手机位置吗?”秦风语气焦急慌张。

“小唐,这人是谁啊?我连他的联系方式、微信都没有,身高体重长相也一无所知,怎么定位?”Kiko对秦风有些无语,自己是黑客而不是神,就告诉自己一个连名字都不是的昵称,怎么查人。

“小唐就是唐仁啊!上次在纽约时你不是还向大家介绍了我和他的信息吗?说我和唐仁一个是angle一个是idiot,你怎么会不知道?”秦风反问,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过。

“唐仁?纽约?纽约那次案件就只有你一个人,身边根本就没有什么idiot,你不会是查案查到精神失常了吧?”

Kiko拿过电脑,再一次查秦风的生平,与他有交集的人中确实没有人叫唐仁,就连名字发音相似的人都没有。而纽约那次案件也没有一个叫唐仁的人参与,泰国的黄金案也是如此。

“怎,怎么可能?小唐是我表舅,纽约的五行杀人案要不是他骗我去,我根本就不可能会去纽约。”秦风面色苍白,嘴唇好不容易恢复的血色也再次消失。

“我刚查了,你根本就没有什么表舅,有过交集的人中也没有一个叫唐仁的,去纽约是因为参加表姐阿香的婚礼,然后意外遇上五行杀人案,引起了你的兴趣才参与的。”

“那那我一年前去泰国是怎么回事?”

“这还要问我?”Kiko不雅的翻了个白眼,反正没有人能看见。“当然是大学面试不顺利去泰国散心,就住在你表姐那里。”

“没有小唐?”秦风两眼失神,机械地问道。

“当然没有啊,这人根本不存在。秦风,你该不会真的生病了吧?你还是去医院看一下比较好。”

秦风没有回应,直接挂了电话。

他可能真的病了,以前的记忆仿佛就是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梦,小唐只是一个活在自己梦中的人,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梦里的人。现在梦醒了,小唐自然也就消失了,心像是也随着梦缺失了一块。

或者,现在他经历的一切才是一场梦,只要等他醒了,小唐就还在身边,还叫他老秦,或骗或撒娇的让他去世界各地破案。

秦风不死心地又拨打了坤泰的电话,他是小唐在泰国最好的朋友,他肯定知道小唐的。

“喂,谁呀?”

“泰泰哥,小唐有联系过你吗?”秦风握紧手,指甲陷进肉里也没有松开。

“小唐?谁呀?我不认识这个人。你是秦风吧,上次到泰国玩的阿香的表弟,那个黄金案还真是谢谢你了。”

“不不用。泰哥,那唐仁你认识吗?”秦风语气里潜藏着一丝希翼。

“不认识啊,你把他的信息告诉我,我把你找找。”

“不不用了,谢,谢谢。”

秦风挂断电话,装满绝望的瓶子像被打破,瞬间淹没了他的内心。

他拿着手机,翻找着一切能够证明唐仁存在过的证据,却连一丝痕迹也没有。唯一存在的就是那一个是空号的电话号码。

他忍不住把手机砸到了地上,终于支撑不住的把脸埋进手掌里痛哭。

秦风仰倒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什么也不想想,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就这样静静地发呆。他不想面对小唐不存在的这个事实。

刺眼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唤醒了秦风的神智。

他像是忽然发疯一样,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东西。

书桌上放得整整齐齐的书被一本一本的翻找,然后随意地扔在地上。就连那些埃勒里•奎因的经典著作也没有逃脱,被主人好不爱惜地扔在了地上,书角被磕坏也没有引起主人哪怕一丝注意。

“没有,没有,这里也没有。”秦风一遍翻找一边喃喃自语。

“肯定在这房间里的,我把它放在这里了。”他记得自己悄悄打印过一张自己趁小唐睡着时偷亲他的照片,那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拍到的,就藏着这间房间里。

“找到了!”

在《罗马帽子之谜》这本书中,秦风找到了那张照片。

秦风温柔又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照片上睡得香甜的唐仁,脸上满是疯狂的喜悦。

他存在过,他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只是我不小心把他弄丢了。

笑着笑着,眼泪又流了出来,他急忙擦掉,生怕弄脏了手上的照片。

秦风跪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捧着手里的照片,眼神认真仔细地看着照片上的唐仁,想把他的每一处都刻进脑海里,存放在记忆宫殿的最中心的地方。

唐仁消失了,很神奇的消失了,大家都忘了他,就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这个人。就只有他记得,记得他们之间所有的事,记得那些珍贵的瞬间,如果他也忘了,那就没有人记得唐仁了。

天色渐渐变暗,还下起了雨,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明亮的光线仿佛要将天空撕裂似的。紧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雷声响起。

秦风被雷声惊醒,想要站起身,腿却因为长时间的跪坐而酸软无力,只好艰难地爬过去捡起手机。

还好那一摔并没有把手机摔坏,还能打电话。

“喂,秦风,有什么事吗?”

“泰哥,打打打雷了,你有没有去看看小唐啊?他他怕打雷的。”

“那个唐仁,我真的不认识这么一个人啊!而且今晚曼谷这里没有打雷,也没有下雨。”

“对对不起,泰哥,我我刚做了一个梦。”

因为担心小唐,秦风忘了小唐已经不见了,而且只有他还记得小唐。

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他还记得唐仁了,这样,唐仁也算是只属于他一个人了吧!


彩蛋:算是另一个结局吧!

“小小小唐,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所有人都忘记了你,你在那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也基本都消失了。就只有我一个人记得你,唯一能证明你存在的就只有我藏着的那张照片。”说着秦风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你看,就是这一张。这是我趁你睡着时偷亲你的照片,我想光明正大的亲你一下可以吗?”

“你不回答我就当你同意了。”

秦风轻轻将唇印在冰冷的墓碑上,然后离开。

墓碑上的照片,是秦风执意要用的他们俩的合照。碑上的字也是他刻的,不好看,但他想小唐应该是喜欢的。

“愿以我的思恋构筑一条通往你的路。”

【秦唐】游戏

秦风x唐仁
无黑化,无虐,就是为了在一起的小甜文
ooc属于我






“唐仁,我喜欢你。”宋义说完就挂断电话,而唐仁此时被这句告白惊得全身僵硬,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一动不动,脸上的笑容也石化了。

“小唐,你你怎么了?”秦风见唐仁反映奇怪,不禁问了一句。

“五百万刚刚打电话向我告白啦!他脑袋最近系不系被门夹了,竟然会向我告白!”唐仁一脸懵逼的向秦风说道。

“他应应该是和人玩游戏吧,最近不是一直流行一个叫勇气挑战的游戏吗?”

唐仁将信将疑的给宋义回拨了一个电话,确认了他确实是在玩游戏。

最近一个叫勇气挑战的游戏在人们日常生活中风靡,是一个适合于两个人玩的游戏。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提出一个挑战,只能接受,不能拒绝,拒绝就是认输。

“小小唐,我们一起玩这个游戏吧,测试一下勇气。”秦风在了解了游戏规则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对其产生了极大兴趣。

“那就玩啦,我唐人街第一神探,最不缺的就系勇气。”

“我我们先讲好条件,第一,不能提一些不符合实际的挑战;第二,也不能是违法犯罪的挑战;最后,谁赢了谁就可以让输的人做一件事,输的人不能拒绝。”

“好,我赢定啦!就让我先来啦!”唐仁露出一个自信满满的笑,然后思考着怎么为难秦风。“跟我去东京破这个案子,你敢吗?”

“敢。”秦风回答得毫不犹豫,即使在上次东京之行后他更加不想再看见野田昊,而这次去东京十有八九能再看见野田昊。

说到做到,秦风立刻收拾好行李,跟着唐仁再次来到东京,来机场接他们的果然还是野田昊。

“离离离野田昊远点,你敢吗?”在离野田昊还有段距离时秦风说出了给唐仁的挑战。

“敢,这有什么难的呀!”唐仁都有些觉得秦风是故意在让着自己了,提出的挑战这么简单。

这一次的东京之行秦风过得十分愉快,案件有趣,最重要的是破案的过程中小唐也一直和野田昊保持距离,任野田昊怎么想方设法靠近也没用。秦风表示这个游戏真不错,怪不得这么多人玩。

日本的事情解决后,唐仁与秦风没有回北京,而是直接飞到了曼谷,因为坤泰终于安定下来了,决定结婚了。

“老秦啊,泰哥可系我老大,他的婚礼肯定不能随意啦,所以,给泰哥当伴娘,你敢吗?”世界排名第二的侦探男扮女装做伴娘,这肯定是十分不普通的婚礼了,这可比人妖稀罕啊。

“...敢。”秦风咬牙切齿,就算穿过一次女装,可也不代表他不介意再穿一次女装。

婚礼当天,秦风戴上黑色假发,化着淡妆,穿上一身齐膝的白色抹胸礼服,尽职尽责的做着这场婚礼的伴娘,途中还被许多男性搭讪。可能是回报他的尽职,新娘的捧花竟然直接落到了他手里。

“老秦,你看,我帮你拍了好多照片,你女装不错呀!就系跟我比还差那么一点点。”婚礼结束后唐仁就开始翻看今天拍的照片,还不时大笑。

“跟跟我一起在北京住一年,你敢吗?”

唐仁一时没有回答,他在思考,在泰国生活了这么多年,忽然换一个地方生活真的是一个挑战了。秦风也不急着让唐仁回答,他甚至有些懊悔自己提出这么一个挑战,他太急躁了,他忘了欲速则不达。但他这次不想一个人回北京,留下唐仁在泰国。

“敢。”

秦风死死地盯着唐仁,眼里满是讶异。

唐仁看了看秦风,没有解释,也不准备解释。他其实早就有回国的打算了,毕竟泰国离北京太远了,想与秦风见一面也很麻烦。

秦风与唐仁在泰国玩了两天,去看了秦风恋恋不忘的大皇宫,最后与朋友告别。

“老秦,搬出来我们一起合租,你敢吗?”

“敢。”听到这个挑战,秦风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小唐,我们睡一张床,你敢吗?”停下脚步,秦风看着唐仁的眼睛,一字一句,异常认真。他现在十分紧张,开始害怕自己是否理解错了小唐的话里的意思,开始害怕挑明后小唐会疏远自己。

“敢。”说完,唐仁还故意对秦风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然后不顾愣住的秦风,越过他往前走。

秦风从惊喜中回过神,连忙跟上唐仁,脸上带着一个从未有过的傻笑。

“老秦,合租一辈子,你敢吗?”

“敢。”

“小唐,一一辈子都一起睡,你敢吗?”

“敢。”

唐仁与秦风都喜欢上了这个游戏,它能风靡世界是有原因的,它也确实是对勇气的一种挑战,看你有没有勇气向前迈一步,有没有勇气告白。

其实秦风在向唐仁介绍这个游戏的规则时,没有告诉唐仁这其实是一个恋爱游戏,是为了帮助两个相互暗恋的人而存在的。当然,还是要看双方如何利用这个游戏。他也没有告诉唐仁,宋义那个电话是他让打的。

【秦唐】确认过眼神,是萌妹无疑

秦风x唐仁,带点野田昊与秦风的修罗场

ooc属于我

★女装预警





“学校!?”唐仁和秦风异口同声地惊呼道。

“对,就是学校。”野田昊双手环胸,冲他们点头。“我确认了多次,凶手在这所高中的可能性最多,线索就是断在这里的。”

“那我们现在就去学校查呀!”唐仁兴致勃勃的提议。

“小唐,就就就这样去……”

“就这样去会打草惊蛇,不然我还会站在这里吗?”野田昊抢先解释道。

“那串儿啊,你说我们要怎么进去查找线索?”唐仁拍了拍野田昊的肩膀问道。

听到唐仁的疑问,野田昊对着唐仁露出了一个略带戏谑的笑。“你们跟我来,我为你们准备了一些道具。”说完就率先走进他左手边的那个房间。唐仁和秦风紧随其后。

“这两套校服就是给你们准备的,”野田昊打开衣柜,指了指挂着的两套校服,“左边那套是秦风你的,右边那套是唐仁的。”

“靠,串儿,你系不系嫉妒我在那个PPT上排名比你高啊!竟然给我女装!”

那套校服很好看,上身是白衬衣外罩一件米白色的无袖薄毛衣,下半身是一条黑色百褶裙,一套典型的女高中生校服。

“你觉得你这样子穿男生校服容易混进去还是女生校服?而且听说你们在纽约时就穿了女装,所以应该没有多困难吧!对了我不仅准备了校服,我还给你准备了假发。”说完野田昊还对唐仁露出一个礼貌绅士的笑容,眼底隐藏着一丝期待。

“串儿,你……”

“小小唐,我我觉得野田昊说的挺在理的,你就再穿一次吧!”在第一眼看到这套校服的时候,秦风就想看看唐仁穿上它的样子,可能是纽约之行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穿就穿啦!”二对一,少数服从多数,唐仁只好答应,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穿女装了。“对了,串儿,怎么只有两套校服,你穿什么?”

“我就不去学校了,毕竟我在日本可是很有名的,可能还没走到校门就被认出来了。所以我还是去上一宗案件的案发现场,吸引凶手的注意力。不过你们放心,我有找人陪你们一起去学校,她会帮你们掩饰的。”

“好了,野野田昊,你出去,我我和小唐要换衣服了。”见野田昊还想留在这里,秦风不满地催促道。

“大家都是男人,又没有什么。”野田昊脚都没有移动一步。

“我我和小唐没你那么大方,还在网上放自己的裸照。”

“串儿,你赶紧出去,顺便把门关上。”听到这话,唐仁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开始帮秦风驱赶野田昊。

遭到两个人驱赶的野田昊只好离开,世界第二的搭档的女装反正待会儿也会看到,也没什么大不了。

等野田昊离开,唐仁就对秦风说道,“老秦啦,记住以后离那个串儿远一点,他这人一看就系个gay,你长得这么好看,小心被他看上了。”

“小小小唐,你你讨厌gay吗?”秦风听到唐仁的告诫,第一反应不是惊讶野田昊可能是gay这件事,而是想确认唐仁是否讨厌gay,是否能接受一个男性的告白。

“我…”看见秦风无比认真的表情,唐仁心里有些紧张,把原本想要否认的话咽了下去,“我不讨厌。”

果然,秦风肯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唐仁喜欢男人。他对gay很了解,很敏锐,在泰国时,就凭死者家中的一些细节就判断出了对方的性向,虽然他没有明说。而且在泰国和纽约的时候,唐仁对于女性也只是表面上的痴迷,与陈警官分开的时候眼中也没有伤心或是失落之类的情绪。

这个结果让秦风很开心,竟然小唐喜欢男性,那他接受自己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老秦,你在想什么啊?赶紧换衣服啦,我们还要去查案呀。”见秦风一脸沉思,唐仁有些慌乱地打断他的思考。

“啊,哦,我们这就换衣服然后去查案。”秦风回过神,给了唐仁一个灿烂的笑容。

在秦风的帮助下,半个小时后,唐仁已经换好了衣服,戴上了假发,还化了淡妆。

秦风看着穿着一身日本女高中生校服的唐仁有些回不过神来。

唐仁这次的女装给人的感觉和上一次在美国的完全不同,可以说是两个极端。在纽约时穿上女装的唐仁浑身散发着一种成熟女性的性感妩媚,而这次却是清纯可爱风。

唐仁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在男人中算矮的,扮成女生毫无违和感。

黑色的齐刘海妹妹头,柔软的发丝贴着脸庞,把本就不大的脸修饰得更加显小,整个人看起来乖巧可爱。

修身的薄毛衣凸显出唐仁纤细的腰部,黑色的百褶裙长遮住半截大腿,露出修长笔直的双腿,黑色的小腿袜更是勾勒出小腿优美的弧线。

这样的唐仁让秦风移不开眼,心中对他的保护欲直接翻了好几倍,也更加不想让别人看见这样的小唐。

“老秦,你发什么呆,我这样穿难道比医院那次还要奇怪吗?”秦风已经看着自己发了近一分钟呆了,这让唐仁十分疑惑。他双手拉着裙摆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小小唐,你你还有一个蝴蝶结没有戴上。”秦风快速的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借口,拿过蝴蝶结为唐仁戴上。

领口处点缀上红色的蝴蝶结,更是衬得唐仁越发可爱。

秦风低头看着眼前这个只到自己肩膀的人,忍不住抬手揉了揉他的发顶。

“老秦,你干什么?”

“没没什么,就是看到你的假发有点乱,帮你整理一下。”秦风装模作样的帮唐仁理了理头发才收回手。秦风现在忽然很想放弃这个案子,他不想让别人看见这样可爱的小唐。

“你们好了吗?”野田昊打开门走进来,在看到唐仁的瞬间愣住了,心跳有些加速,就像中学时看见初恋的感觉。野田昊觉得自己这次可能要恋爱了。

秦风发现野田昊的不对劲,立马移步挡住了他看向唐仁的视线。

“我们好了,走吧走吧,可以出发啦!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唐人街神探的效率。”

“我忽然觉得让秦风一个人去学校查案就可以了。”野田昊绕过秦风,走到唐仁旁边说道。

“小小唐,我我们是唐人街神探,是搭档,缺了你就不行。”野田昊的话让秦风对他更加防备。

“我衣服都换了,老秦,我们走。”唐仁不理会野田昊的话,挽着秦风的手臂就往外走。

秦风趁唐仁不注意时对野田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在把小唐留在这里和让小唐去学校两个选项中秦风选择后者。当然,以后是肯定不会让小唐再穿成这样出门的。

彩蛋:
自纽约之行后,秦风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喜欢看唐仁穿女装,东京之行后想让小唐穿的女装更是多了不少。在唐仁和秦风在一起后不久,秦风就露出了真面目,他想方设法的让唐仁答应自己穿女装。而唐仁拒绝不了秦风的撒娇卖萌装可怜,经常让秦风得逞。

现在秦风最爱做的就是亲手帮唐仁穿上女装,然后再把他按在床上,亲手帮他一件一件脱掉。




ps:小唐的妹妹头图走评论链接,真的是一个萌妹子,超萌那种(。ò ∀ 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