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opt

all宝、all铁(铁人脑残粉)、all许、本命段宝+霜铁

【秦唐】节日(中)

(上)

眼看老人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在视线范围,秦风才反应过来,拉着唐仁快步跟上,后老人几步步入正屋。屋里没有开灯,应该说是根本没有灯,而是在桌上以及四周点着几支红色的蜡烛,难怪刚才在屋外看见的灯光如此微弱。借着烛光,秦风习惯性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屋里的装饰就如这座小镇一样充满着时代的气息,木制的桌椅,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桌上整齐地摆放着几本线装书籍,旁边的窗台摆放着一盆长势喜人的兰草……这一切装饰组合本应让人感觉雅致古意,但墙上挂着的奇异画像却让这些显得极为怪异,让本应拥有的清幽古意透露着一丝丝阴森邪意。秦风形容不出那是怎样的一幅画像,也可能那并不是一幅画像,因为上边的人物长得太过古怪,看见它的瞬间就让秦风像被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整个人都被一股寒意笼罩。

秦风强迫自己转移视线,不再去看那幅画像,但他做不到,那幅画像有着一种奇异而邪恶的力量,阻挠着秦风的意志。

“老秦。”唐仁注意到秦风的不对劲,紧了紧交握的手,又把自己手腕上那串檀木佛珠取下戴到秦风手腕上,终于把秦风从那幅画像的力量中解救出来。

“小小唐。”秦风眼中还残留着恐惧与迷惘,他用力抓着唐仁,像是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

唐仁带着秦风远离画像坐下,秦风也镇静下来,继续观察屋里的细节,但他有意识地避开了画像。

这里的一切都十分诡异,景物、建筑,人也怪异。那位老人像是没有发现秦风的异样,他进屋后就坐在主位,静静地看着坐在他身旁绣花的老妇人,没有主动招待客人,似乎也没有去参加节日仪式的想法。老妇人侧面对着秦风,再加上光线昏暗,秦风根本无法看清她的脸,只能看见她佝偻消瘦的侧影。

在昏暗的烛光下绣花,还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视力可能不好的老人,这一切都如此怪异。

秦风有些坐立不安,如果不是唐仁在身旁,他大概想要立刻离开此地。

“我我我能看一下这些书吗?”秦风指了指桌上的书籍,出声询问。

“你随意就好,都是一些旧书,你感兴趣就看吧。”老人看了一眼秦风,语调平静。

“我就不看啦!老秦你自己看会儿书,我去院子里转转。”唐仁说完,不待秦风回答就迅速离开。

整个房间再次陷入一片静寂,只能听见秦风翻书的声音,还有屋外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风声?

秦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他迅速抬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蜡烛,又不动声色地环视房间四周的蜡烛,视线最终落在窗户上。窗户是打开的,门也是大开着的,风能吹进来,但烛火没有变弱,甚至丝毫晃动也没有。带着寒意的恐惧向秦风侵袭而来,手心渐渐渗出冷汗,他下意识地想要去抓唐仁的手,但却抓空——唐仁出去还没有回来。他只好焦躁不安地拨弄手腕上的佛珠。

“走吧,一起去找你舅舅,我们该走了。”老人悄无声息地走到秦风面前,那位老妇人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刺绣,现在也站在秦风身前。

“好,好。”

陷入恐惧中的秦风被声音惊醒,下意识回答对方,也没有精力去思考对方是怎么知道他与小唐的关系。

秦风起身越过两人,率先走出房门,他迫切想要见到唐仁。

秦风一出门就看见了唐仁,他正以一种不雅的姿势蹲在一个小花圃前,秦风走近,发现他正盯着其中一朵花,像是想要摘下那朵花。

“小小唐,你你你干嘛呢?”

“蹲花圃前能干嘛?当然系看花啊!你看这大冬天的,除了菊花、梅花,竟然还有这么艳丽的花,还开得这么好,大红色,多喜庆啊!不知道怎么养的。”唐仁用手电筒照着花,示意秦风看。

“走走了。”

秦风没有回应唐仁的感叹,只是一把扯住他的衣服后领去与那两位老人汇合。只不过他在离开前特意看了看那些鲜红艳丽到怪异的花朵,将它们记在脑海里。

秦风与唐仁跟在两人身后走出大门,屋内的烛光已经完全熄灭,黑暗紧紧跟在身后。

现在天上的月亮十分明亮,在月亮的照耀下,星星的光芒显得十分微弱。街上其他房屋的窗户透出的微弱的光芒,但这些光亮也随着房屋里的主人出门而在慢慢消失,接下来的路或许只能靠月光。

幸运的是这种事情没有发生,在所有房屋的灯光都熄灭后,街道旁还留有灯光。这些灯光来自于街边一盏盏红灯笼,秦风有些惊疑不定,因为他来时并没有发现这些红灯笼,或许是因为天太黑,当时灯笼也没有点灯。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向着一个方向前进,没有人说话。穿过小镇,走进黑暗,没有人用任何照明工具,这让唐仁与秦风也不好使用手电筒。还好这条路大概是经常有人走,没有上山时那条路艰难,再加上前方有人领路,在月光下行走没有太大困难。

在穿过一片树林后,到达了今晚的目的地,一座看起来处处透露着诡异与邪恶气息的庙宇。庙宇周围开满了鲜红艳丽的不知名花朵,像被一片血海包围着。

走进庙宇,在月光下,秦风回头能看见眼前摇曳生姿的血红色花,远处形态怪异的树枝,能看见地上银白色的积雪,众人走过没有在上边留下任何痕迹,一个脚印也没有。唐仁也注意到了,他下意识地想要出去再仔细看一看,确认一下,不过被人拦住了。这些现象让秦风一时没注意撞上了走在前面的老人。

“对对对不起。”秦风扫视了一眼老人的面庞就低下头道歉,他忽然不敢直视老人。他脑海中不断回放着刚刚碰到老人时的感受,不像一个正常人的身体,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团刚揉好的面团,十分软。而老人的面庞在他看来也变得更加奇怪,那不像一张真正的脸,而是像一张面具。

“安静。”老人没有在意秦风的道歉,反而叮嘱他安静,还用手指了指前方,示意秦风看前方。

唐仁靠近秦风,握住他的手,也示意他看前方。

前方空出的那块地方燃起了篝火,有九个穿着怪异服装的人围着篝火念着不知名的祭祀词。

唐仁忽然踮起脚凑到秦风耳边,“老秦,你仔细看那堆篝火。”

秦风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篝火上。人骨,那些燃烧的木材看上去就像人骨。

“小小唐?”

恐惧再次笼罩秦风,他似乎看见了九个人类的骷髅头,会是那失踪的九个人吗?

“老秦,我们好好参加仪式,完了就立刻回去,什么也别想。”唐仁的声音透着严肃与认真。

“好。”

秦风不得不放弃查这次的失踪案,这个案子已经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也超出了他的想象。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