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opt

all宝、all铁(铁人脑残粉)、all许、本命段宝+霜铁

【袁许秦唐】想不到题目

(一)

“队长…”

齐桓看着坐在草地上静静凝望着远方的男人,忍不住出声打破这片寂静。

“山里的黄昏,总让人想起些旧事。齐桓,你们怨过我吗?”袁朗脸上难得没有了A人时的妖孽笑,声音里也少了那丝漫不经心的戏谑,往日强压在内心深处的悲伤与疲惫显露出来。

“队长,那是任务,我们每个人都早有心理准备,不是吗?”齐桓上前与袁朗并排坐在草地上,看着远方的落日。三多的牺牲,最伤心的不是他们,而是队长。

“但我怨恨我自己,是我太心急了,就像当初迫不及待想让他尽快融入我们,所以过早让他面对死亡,以致于差点毁了他。常相守是一种考验啊,我想与他常相守,所以才会向上级强烈推荐他去执行这项任务。”

“就算你不推荐,三多也会去争取,他也想与你常相守,而且他确实是最适合去卧底的人选。错的是我们对毒贩人际网调查的疏漏。”

一年前,许三多在卧底两年后,终于拿到这个贩毒网络的所有资料,却没想到在准备撤离与警察一起围剿毒贩时遇到一个知道他身份的前队友。他倒是想方设法让人把资料送到了警察手里,只是自己却下落不明。一个人下落不明一年,虽然大家都认为许三多已经牺牲了,但袁朗内心一直不愿承认,也一直没有让人给许三多申请死亡证明,对许三多家说三多拿到一个去国外进修的名额,去了国外。这一年里,袁朗表面上装作无事,与以前一样A人、加餐,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每晚办公室的灯半夜未熄,在三多每天的唠叨下戒掉的烟瘾又回来了。

“袁朗啊,前天美国发生了一宗命案,死者的父亲在美国唐人街势力极大,他手中有一份名单,我们很需要。”铁路看着眼前这个他最喜欢看重的兵,眼底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与惋惜。

“您就直说吧,这次又需要我做什么?”袁朗露出一个与铁路相似的笑容,很明星心里想着让谁去美国。

铁路:“我们与那人做了一个交易,只要找到杀死他儿子的凶手,他就把名单给我们。这么好的一次度假机会,我就给你了,不用太感谢我啊。”

个老狐狸,官大一级压死人。

美国纽约

“老秦,welcome to New York!”唐仁一见秦风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今天系不系特别帅啊?”

“好...”

“好帅对吧?”

“好丑。”秦风压下心中的因见到他的欣喜,故意板着脸回答。

“靠,真系没眼光。”

“小,小唐,你真的要结婚了?”想到来纽约的原因,秦风内心的喜悦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慌与压抑。

“当然啦,阿香好不容易才同意的。”唐仁眼神不自然地乱瞟,幸而秦风正纠结于自己产生的异样情绪,没有注意到。“好啦,到了。”

秦风跟在唐仁身后走进大厅,里边的氛围与他预想的相差甚远,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结婚的喜气。一丝暗喜浮现在心头,秦风迅速观察四周,越来越肯定自己的猜想——这不是小唐的婚礼。

虽然这个结论让他心情愉悦,但这也不能成为小唐骗他的理由。秦风于是压下上扬的嘴角,故意带着一丝懊恼的询问唐仁大厅里的都是些什么人。看着小唐有些慌张的给自己胡乱介绍,发现被再次欺骗的恼怒也平息了,有些快要压制不住笑意了。既然压抑不住,就只能找其他方式掩饰了。

“你根本就不是要结婚,他们也都不是阿香的亲戚。”

秦风装作愤怒的拆穿唐仁的谎话,又向唐仁说出他刚才观察得出的结论。唐仁脸上震惊的表情再次愉悦了他,不过还是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说完就拉着行李箱往外走,笃定唐仁会来追自己。果然,才走出大厅就被唐仁拉住了。

“老秦啊,阿香要结婚了,新郎不系我...”唐仁抱着秦风的大腿,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秦风想,等唐仁再说两句就答应他,但唐仁却住口了,眼神也不再放在自己身上,而且直直的盯着台阶的方向。

一男一女正沿着台阶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女的身材高挑、凹凸有致,是一个混血美女,既有东方女性的韵味,又有西方女性的成熟性感。旁边穿着休闲的男人虽然长相俊朗,气质也十分突出,但秦风自然而然的无视了他,以他对唐仁的了解,唐仁看的绝对是那位极富魅力的女性。因为秦风自以为对唐仁的了解,他错过了那个男人看见唐仁时眼中的惊喜与激动,也错过了唐仁眼中的迷茫与困惑。

两人越过唐仁与秦风直接往大厅走去,唐仁像丢了魂儿一样,也跟在他们身后往里走。走在前面的男人注意到这一情况嘴角上扬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他已经能完全确定了,也明白了铁大队长点名让自己来美国的原因。不过三多身上似乎发生了一些意外事故,等事情解决该让三儿怎么补偿自己呢。

袁朗停下脚步,示意与他同行的人先走,不必管他。“我敢打赌你肯定忘了我叫什么名字。”

“我,我...对不起,我...”唐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见这个男人时心跳就开始不稳,激动欣喜但又困惑,他印象中根本没有这个男人。

“这次要记住了啊,我叫袁朗。”袁朗上前一步,缩短与唐仁之间的距离,俯身靠近唐仁,近到能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

“我我我记住了。”唐仁一反常态,耳根泛红,脸上也渐渐染上红色,与秦风印象中的唐仁完全相反。

“走吧,你不是想要五百万吗?我帮你啊!”在上台阶时袁朗恰好听见了唐仁对秦风可怜兮兮的哀求。

“你有办法?”

“你知道我从不A你的。”

“不不不用你帮忙,小唐,我能能破案,那五百万我帮你。”秦风拉过唐仁,利用身高优势俯视袁朗,给他一个挑衅的眼神。

“是吗?小唐你说呢?”袁朗露出一个曾让老A众人胆战心惊的妖孽笑容,气势完全碾压秦风。

“我相信你。”看见袁朗那笑容,唐仁条件反射的站直身体,下意识回答道。

秦风握紧拉着行李箱的手,对袁朗的敌意与戒备越来越深,特别是他已经想明白自己对唐仁的特殊感情后。“小唐,我我们走。”秦风拉着唐仁直接越过袁朗走入大厅。

三多啊,这次你可得好好补偿我了。袁朗盯着秦风与唐仁相握的手,脸色阴沉下来,三年不见就连队长都忘了。








评论(28)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