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opt

all宝、all铁、all许、秦唐、段宝

【秦唐】Day8

Day8的鬼故事
因为一些原因没写完,只能先发一部分,对不起秦唐

节日(上)

眼看春节将近,到处张灯结彩,正是一年中最热闹最喜庆的一段时间,一件离奇的失踪案却在这阖家团圆的欢欣氛围下悄然发生。最先注意到的是世界侦探排行榜上排名第一的神秘侦探Q。
Q:秦风,在吗?
秦风:有事?
秦风看着手机界面,心里有一丝惊讶——这个神秘的Q竟然会联系他。
Q:你现在在河南对吧?
秦风:是。
他微微皱了皱眉,心中对Q的忌惮提高了几分。
Q:最近河南省发生了多起失踪案,算上今天这起,刚好失踪了九人。
秦风:这件事你不是应该找警察吗?找我一个刑警学院的学生?
Q:我查了一下,九年算是一个循环,每一个九年,临近春节时,就有九人神秘失踪,他们最终消失的地方与你有一些联系。
秦风:与我有联系?
Q:他们最终消失之地是在你祖辈生活的地方,那个地方有些奇怪,我请了其他人去查,可是他们全都一去回。而且当地警察似乎察觉不到这些奇异之处,失踪之人的亲人也没有报案,所以我只能拜你去看一下,相信你会感兴趣的。
秦风看着Q的回答陷入沉思,他没想到这事竟然每年会发生,警察竟然也没有察觉,更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人报案。Q说对了,他确实被这个案子引起兴趣了。
Q:另外,你表舅也会去,他祖辈也是从那里走出来的人,几天前他收到一封信,让他今年必须回去。
秦风:我表舅?
秦风:唐仁?!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唐仁一直让他叫自己小唐,而他开始因为不想承认有一个这么low的舅舅,后来又因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刻意忽略。
Q:是。祝你一切顺利。
秦风内心对Q的忌惮之意达到顶峰,他的信息查找收集能力简直可怕,他和小唐的行踪完全赤裸的呈现在Q眼前。除此之外,Q对各种信息的分析极为精准,各个事件的联系在他眼中也是清清楚楚。
“奶奶,我想想问您个事儿。”
秦风走到客厅,在老人身旁坐下,揽着老人的手臂,对着她笑了笑,露出可爱的虎牙。
“什么事啊?难道是你这次期末挂科了?”
老人摸了摸秦风的头,故作严肃的问道。
“不不是,奶奶。我我是想问问一下奶奶您和爷爷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我记得我只是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
“哦,说起这个我还想起个事儿。我们祖辈世世代代沿袭下来了一个传统,每九年就有一个重大的节日,奶奶今年腿有点毛病,得麻烦你回去参加这个节日的仪式,你表舅大概下午三点就会到这里,到时候你们一起去。哎,人老了,这记性也越来越差啰。”
老人说完起身回房拿了一张纸条递给秦风,让他到时候照着纸条上的地址找这家人,剩下的他们会告诉他。
果然如老人所说,唐仁下午三点左右就到了他家。看见唐仁,秦风心里冒出一丝怒火,他想问唐仁回国为什么不联系他,但他又无法找到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去责问唐仁。
秦风本以为唐仁会在他家住一晚,第二天才会一起去那处记忆模糊的故乡,毕竟在他的记忆中,那里不算太远但也不近,现在出发,到达时大概已经完全进入黑夜。但出乎意料的是唐仁才刚坐下休息了不到一分钟,奶奶就开始催促他们赶快动身,现在去时间刚刚好。
今天是阴历廿十九,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但秦风现在却远离家人,与唐仁一起去一个远离城区的在记忆中已经变得陌生小乡镇。山路崎岖,还好到达山脚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仍有少许昏黄的余光散落在地上,照亮这条被雪覆盖的山路。
秦风跟在唐仁身后,艰难地前行,他站在林间往天上看,天空已渐渐被黑色侵蚀,一片静寂,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孤寂感在心中油然而生,他想要打破这片静寂。
“小小唐,你知知道我们是去参加的是什么节日吗?”
“系一个叫源觞的节日,据说系一个比夏朝诞生还要早的一个节日,就在今天,每九年一次,按传统每次都会举行一个重要的仪式,其他我就不知道啦,不过应该没什么可怕的,九年前我爹也来过。等我们到了就会知道啦,老秦你别怕呀!”唐仁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秦风,以为他是为将要进入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害怕。“看,前边就系了。”
秦风抬头向唐仁所指的方向看去,原本要问的话也咽了下去。
翻过这个小山头就到了,站在山顶望去,一栋栋风格带着一些古意的房屋井然有序的排列着,夕阳的余晖为小镇染上了一层古朴的黄晕。房屋群外围有一小片的竹林,隐约能看见一些突兀的小土坡,暗黑的墓碑耸立在银白的雪地上,是一座座土坟,这里还保留着土葬的风俗。秦风莫名有些心慌,他一把抓住唐仁,紧紧握住他的手。
天空已经完全被黑暗吞噬,镇上的街道上不像城里一样张灯结彩,这里没有一丝一毫春节的喜庆,他们只能靠着从旁边房屋窗户透出的微光前行,一丝丝凉意涌上心头,他们相握的手越来越紧,身形也往对方靠近。
仿佛过了半个世纪,他们终于到达了寻找的房子,里面有灯光。唐仁上前叩击门环,带着些许铜锈的门环与大门撞击,发出低沉的声响,在这阴郁沉寂的夜晚显得尤为突出,一下一下像敲在秦风心上,让他心中不免萌生出些许畏惧感,下一刻又在唐仁询问的眼神中压了下去。幸好有唐仁在他身边。
脚步声从屋内传来,开门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看了眼秦风与唐仁,一句话也没说就带着他们向屋内走去,像是一早就知道他们会来。
“请问仪仪式什么时时候开始?”
“你们先进来坐一下吧,待会儿跟着我就好了。”老人的声音带着一些沙哑,还有几分阴沉。
秦风不再询问,沉默的跟在老人身后,气氛再次陷入沉寂。
“老秦,”唐仁拉住秦风,等老人走远才凑到秦风耳边说道,“这个小镇阴气很重啊,风水也不系合活人居住,一看就不系一个好地方。怪不得大部分人都搬出去住了。另外,这里的房屋格局也十分不祥,看起来倒系井然有序,但就系数字没选好,偏要按照九这个数字排列。”
“九这个数字怎么了?”一听唐仁提到九这个数字,秦风立刻想到了那离奇失踪的九人。
“九这个数字不吉利你不知道吗?一三五七九为阳,二四六八为阴,九为阳数之极,物极必反,由盈而亏,九这个数字能吉利吗?”一遇到专业问题,唐仁立马侃侃而谈。
“那那这个节日岂岂不是更不吉利?每九年一次,还在廿十九,而举行节日仪式的地方还必须在这个像是以九为尊的地方,到处都与九有关。”而且还失踪了九个人,这话秦风没有告诉唐仁。
“应该没事吧,老秦你放心啦,你奶奶不系参加过吗,你看她都没系,肯定没关系啦,说不定系我看错了。”唐仁看着越想越害怕的秦风安慰道。

评论(3)

热度(28)